诗羽瞳

【刀剑乱舞/三日月BG】今夜月色真美

三日月x你
☞你为溯行军主人的女儿
☞严重ooc
☞第一次写文
☞请多指教/土下座.jpg
☞日文是原台词

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正文分割线♡ ✿ฺ ♡✿ฺ ♡ ✿ฺ ♡

女孩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看着刀刃离自己越来越近,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,“噗”的一声刀刃在眼前停下,女孩缓缓睁开眼睛。“嘿!”一把剑穿透眼前黑气缭绕的怪物:“哈哈哈,これでどうだ?(这样如何?)”黑色的怪物化作尘埃消散,女孩从没有看到过那么美丽的人,墨蓝色的碎发在月光下闪耀出妖冶的紫色。“哦呀,小姑娘是和家人走散了啊~”那个男人蹲下身子和她对视,“真是漂亮的眼睛啊。”男子看着她一金一红的异色瞳轻笑。身后似乎传来了他同伴的呼唤。“哈哈哈现在已经没事了,小姑娘快回去吧。”说罢便朝着他同伴的方向走去。“今晚的月色……真美啊……”女孩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喃喃道……

你睁开眼睛,烦躁的揉了揉头发:“又梦到了啊……”叹了口气,随后起床。白色无袖短款和服,黑色宽腰带上系着个白色的蝴蝶结,熟练戴上手甲,手甲很长,一直到手肘以上,黑色的长筒袜加上皮靴,显得十分干练。齐肩栗色短发半扎起,脑后的黑色的大蝴蝶结随着整理刘海的动作微微晃动,头顶立起的呆毛不但没有显得突兀,反而增添了几分俏皮,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异色瞳,不禁嗤笑一声,顺手拿起梳妆台上的眼罩将猩红的左眼隐藏。

“小姐,主人叫您过去。”门外传来沙哑的声音。“嗯。”虽然只发了个鼻音很轻但它依旧听到了,随即脚步声渐渐消失。真是个……怪物呢……披起淡蓝色的羽织,围起黑色的长围巾,走出房门,随后又返回,拿起靠在墙边那把白色的刀——夜樱,这是你的母亲留给你的太刀,一直随身携带。“果然……还是不敢面对他啊。”叹口气朝着大厅方向走去,围巾和衣角随着你的步伐在身后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。

“父亲……”你站在厅前,两旁站满了梦里黑色的怪物——时间溯行军。你的父亲是时间溯行军的主人,也就是俗称的反派,而你作为他的女儿,即使万般无奈也无法反抗他。“嗯,我也养了你这么多年了,养条狗也会有用到他的时候,所以……”他停顿了下,“你知道的吧。”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,然后低下头:“是的,父亲……”

这不是你第一次使用时间传送装置,当初和那个人相遇就是因为你误打误撞用灵力开启了,因为那个时代的时间溯行军并不知道你的到来,才会将你也视为敌人。但这次你是第一次执行任务,你握紧了手中的夜樱,想从它身上获得力量。

一束刺眼的光过后,原本和你一起传送的溯行军已不见踪影,你站在屋顶上观察着四周的情况。天色渐渐昏暗,喧闹的大街也安静了下来。右眼金眸中鎏光一闪“啧,时之政府消息真快啊……”握紧腰间的刀,飞速朝城墙边赶去。你猩红的左眼可以感知同一时代溯行军的动向,而金色的右眼则能感知付丧神的灵力流动,使用能力的同时,你的眼睛也会因他们的死亡或负伤而产生疼痛。现在的你只知道你的左眼很痛,看来这次任务可能很艰巨。

当你赶到现场的时候,你愣住了。对方只有一个人?看着那个重伤的蜜色长发的少女,你利落地跳下屋顶,向他走去,溯行军自动为你让了一条路,风将你的围巾和羽织吹起,浓重的血腥味让你厌恶,看着眼前的少女你不忍心下手,于是你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和她平视,声音明显有所压低:“说出你的同伴我放你走……”“……做梦……”眼前人虚弱的连说话都很费力,但眼神却没有丝毫妥协与示弱。“既然这样的话……”你举起刀,夜樱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淡粉色的光,“啧……”“叮!”的一声,刀并没有如你所料夺去人的性命,反而被弹开了。你也因相互作用力而身形不稳,不得已后跳几步与他拉开距离,狼狈的摆出防御姿势。

“乱!没事吧!”女孩被几个男人给护在身后。“嗯,不用担心。”女孩强扯出一个微笑。真好啊,有那么多人关心……你看着眼前的场景愣了神。

“哈哈哈,さて给料分は仕事をするか (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啊)。”熟悉的声音传来,你还来不及看清说话的人,就被对方挥刀打飞,勉强稳住身形,对方不等你反应,便展开了密集的攻击,你只能挥刀防守,你能感受到溯行军的灵力正在消失,“哈哈哈,小姑娘可不能分心啊。”你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更加确定他就是当年救你的那个人,你激动的看向他的眼睛,他虽然在笑但你在他眼里看到了杀意,因为你的分心,你被打成了重伤。你只能用刀稳住身体,在这里输了的话,意味着对父亲来说没有用了,就会被丢弃,所以现在逃跑和死在他的刀下,你选择了后者。你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最后的裁决。

“三日月殿下请等一下。”空中传来了一个少年的声音。一束光从时间裂缝中射下,一个白发的少年出现在我身旁。“主人!那个女人很危险!”付丧神看到他和你的距离,十分紧张。“没事的。”那个少年安抚着他们。

“这位小姐……”他走到你面前对你伸出了手,“我们很需要你的能力,你愿意加入我们吗。”肯定的语气真让人不爽。“你……就不怕我现在杀了你?”你抬头笑的灿烂。“你不会。”一句话让你的笑容僵在了脸上。是啊,哪怕你现在杀了他,你也回不去,就在他刚出现的时候你的父亲就关闭了传送装置,在他看来你已经没用了。你自嘲一笑:“好,我……同意。”
你坐在房间的沙发上,身上的衣物已经更换,伤口也处理好了,你的对面是那个邀请你加入他们的少年,看来他是这个本丸的主人,他的身后站着那个曾经救了你如今将你打成重伤的男子。少年见你目光一直看着身后,便向你介绍:“这位是三日月宗近,旁边这位白头发的是鹤丸国永,再旁边是和泉守兼定。”你垂下眼眸,原来他叫三日月啊……真是人如其名。“那这位小姐你怎么称呼?”少年温和的笑了一下,“Hitomi(瞳)”你轻声回答,取名原因很简单,因为你的异瞳。“那么可以让我看看你的左眼吗?”你的手不自禁摸上左眼的眼罩,犹豫了以下,揭开眼罩,露出左眼,你看到三日月在看到你的异瞳时瞳孔收缩了一下,少年露出满意的笑容。随后那个少年又向你询问了些关于你异瞳的事情便让你回去休息了。

你坐在走廊边吹着风,看着远处短刀们在嬉戏打闹,不经意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。“那些孩子们总是很吵闹呢。”少年不知何时已坐在你的身边。“但是也很可爱不是吗?”你破天荒接了话,“那孩子怎么样了……”他自然是知道你说的是什么:“在静养了。想去看看他?”你点了点头,毕竟那么小的孩子……你随着他走到了一间和室外“乱,我进来了。”少年轻声说的。“请进!”门内传来少女清脆好听的声音。你站在门外犹豫不决。“瞳小姐也快请进来吧!”乱朝你微笑道。你走过去跪坐在一旁:“抱歉啊……”除了抱歉你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“诶?瞳小姐不用道歉的,到时我要想小姐道谢呢。”乱笑起来很好看,“那个时候小姐明明可以折断我的,但是小姐没有下手。”听到她这么说你依旧很愧疚。“而且作为一个男子汉,这次的失误让我知道了自己的不足,我要更加努力才行啊!”“诶?男子汉?”你一直以为眼前这个长发笑起来特别可爱的孩子是个女生……“是的,乱确实是个男孩子呢。”少年也笑了。你更加窘迫了:“对……对不起!”

你来本丸已经有一个月了,一开始大家对你还有所抵触,经过少年的解释,与你自己的道歉之后,所有的误会都解开了,你也没有了之前的防备,显露出了这个年龄该有的天真。此时你正在和短刀们在院子里一起玩。你们在玩捉鬼的游戏,你被蒙着眼睛当鬼,被黑布蒙住眼睛的你什么都看不见,只能伸出手摸索小心翼翼前进。“瞳!左边我在左边!”耳边传来今剑的声音。你往左边一扑,意料之中没有扑到。“瞳小姐错啦!是这边!”乱的声音从你的右前方传来,你估摸了一下感觉挺近的,于是一扑,这次扑到了,不过好像扑错人了,周围忽然都没了声音。“乱?”你摘下黑布吓得退后一步:“三……三日月?”没错,你这次扑到的正是坐在走廊旁喝茶的三日月宗近。“哈哈哈,小姑娘还真是热情呢。”说罢执起茶杯喝了一口。“对不起……”你乖乖低下头,你赶紧你的头被揉了一下。“没想到我这种老爷爷也会有小姑娘投怀送抱啊哈哈哈。”三日月看着你,笑的开心,你的脸瞬间红了。
是夜。你因为白天被三日月调戏而翻来覆去睡不着,只能到院子里吹风。你看着天上的月亮不禁想起来三日月眼里的弯月。“三日月的眼睛里真的有月亮啊……”你喃喃自语。“小姑娘喜欢吗?”背后传来戏谑的声音。“喜欢啊……”赏月入迷的你并未反应过来。“那……本人就在你眼前你为何还要看月亮?”你被他一句话惊醒,脸一下子就红了:“你你你!你什么时候来的!”完蛋了!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大半夜抽风出来看月亮,还不小心表白了。“哈哈哈老爷爷我在这很久了,听到小姑娘说喜欢我,才忍不住出声。”他的笑从来都没有映入那弯明月里,但是即便如此你却依旧被他所迷。“真漂亮……”你下意识开口,看到对方略带疑惑的目光,才明白自己刚刚又在胡言乱语了,随即捂上嘴,嘟嘟囔囔道了句晚安便回房了,你不知道的是,那夜你背后的三日月笑的有多美丽,月光都因他失了光辉。

新年的时候,本丸举办了盛大的派对,一向不胜酒力的你很快就不行了,晕晕乎乎地坐在走廊旁吹风想让自己清醒一点。“哈哈哈小姑娘不进去吗?”三日月也喝了点酒,似乎也是微醺,声音也带上了酒的淳厚。“有点晕。”你靠着旁边的柱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着。看着三日月精致的侧颜,你微眯双眼,迅速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看着他惊讶的表情很是开心。“哈哈哈你这可是吓了我一跳啊。”毫不犹豫吐出了鹤丸的台词,随后便不再开口,只是静静看着月亮。你微皱眉头,摇摇晃晃站到三日月面前,两只手托住他的脸,额头贴额头,一双异瞳直视着他眼中的弯月:“三日月你给我听好了!”“嗯?”单单一个鼻音就让你心里痒痒的。三日月略带笑意:“哈哈哈小姑娘想和我这个老爷爷说什么呢?老爷爷耳朵不太好要说大声点啊。”

那夜据说这个时之世界都听到了那句“今!夜!月!色!真!美!”

第二天头疼欲裂的你,发现本丸里大家看你的眼神都怪怪的。你问了乱,乱只是笑的狡黠,去找少年的路上,你遇到了鹤丸。“昨天的惊吓真的吓到我了呢~”鹤丸笑着拍了拍你的肩膀就走开了。既然大家都不愿意说你也就没细想。

你从少年那里听说今天要出阵,拜托你也一起去,你犹豫了下就答应了。你拿着刀,站在传送装置中央,看着一旁一脸悠闲的三日月,他好像感受到了你的目光,在他视线对上你的刹那你慌乱移开了视线。这是狼狈啊。
这次的任务很艰巨,溯行军几乎派出了全部兵力,从刚传输到这里你左眼的疼痛就没减过,反而在加剧。你第一时间和三日月说了,他只说句:“小姑娘一会儿就乖乖待在老爷爷我身后啊哈哈哈”依旧是漫不经心的调调,却让你感到安心。

“来了啊。”你看着头顶一个接一个的时空裂缝和越来越不适的左眼不由得感叹,“看来是场硬仗……”

“上吧!”担任队长的和泉守兼定一声令下,边和黑压压的溯行军缠斗起来。这次的地点是在草原,你看了眼旁边的三日月:“你不去帮忙?”“哈哈哈我去了你怎么办。”三日月笑吟吟地看着你,“这次主人还特意让我保护好你呢。”你红着脸移开视线:“才……才不需要呢。”这次少年派你来并不是让你参与战斗,而是协助,因为不确定性才需要多重戒备。

“和泉守先生!主力来了!”我感应到熟悉的波动了,父亲……亲自来了?你下意识抱紧夜樱。一旁的三日月看了你一眼,伸手把你圈在怀里,便将目光投向战场。你看着大家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,用手拉了拉三日月的衣袖:“三日月过去吧。”他任你拉着他的衣袖,他知道你在害怕。

果然……付丧神在父亲的面前还是……看着眼前受伤的各位,看着父亲手里刀上的黑气更重了几层,你知道这一刀,只要一刀,就能折断他,他在刚刚的战斗已经中伤了,为了保护你,如果没有你,他不会这么狼狈。于是在那把刀砍向他的瞬间,你拔刀护在了他的身前,那把刀直接砍断了夜樱,使原本刺向你心脏的刀偏了一寸。“这次…….终于能保护你了……”你倒在他的怀里。第一次,三日月第一次知道愤怒是什么感受:“热いな。本気になるか (真热烈,我也应该认真起来了吧!”真剑必杀!三日月眼中的弯月与天上的明月相辉映,那天在场的付丧神都看见了那个优雅的男人眼角的泪……

“诶?三日月为了我哭了啊?”你坐在床榻上吃着乱削的苹果,没良心的笑了。乱笑着回复:“是的啊~”你立刻一个翻身起来。“诶!瞳小姐你的伤……”“没事~”现在的你只想快点见到他,然后告诉他你有多喜欢他。

“三日月!”大老远你就看见他悠哉地坐在走廊边上喝着茶。你直接扑了上去,这次是真真实实扑倒了,你不管伤口是否开裂,一把抱住了他,在他颈部闷闷地出声:“三日月我喜欢你,从你救我的那一刻我就喜欢你,一直到现在我也很喜欢!我……我是因为三日月才来到这个本丸的,本来我可以在当时就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眼前这个坏心的付丧神眼角带笑堵住了嘴,舌头缓缓湿润了你的嘴唇,随后咬了你的下唇,你吃痛张嘴,被他乘虚而入,你满脸通红,瞪大了眼睛不知如何是好。不一会儿,他放开了你,你把头埋在他的怀里不敢看他。“以后别再说那种话”他的语气很严肃,严肃到让你觉得他是不是不开心了,你点了点头,随后他便语气上扬,“哈哈哈没想到我一个老头子还有人喜欢啊~老爷爷我也很心悦小姑娘啊。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就喜欢了~”他在你耳边如是说。

“哦呀哦呀~真是吓到我了呢~”欢快的语调从头顶传来,你抬头发现鹤丸八卦的表情,才想起来你和三日月现在的姿势有些……暧昧。“内……内个……嘶!”你脸红想起来解释却扯到伤口又跌坐在三日月身上。“哈哈哈,就是你想的那样哦鹤丸殿下。”三日月坐了起来,一手揽着你的腰,一手撑在后面,向后微仰头的姿势简直让人流鼻血。“这还真是大惊吓呢~”鹤丸笑着离开了。于是当晚整个本丸都知道了。

来,鹤丸我们聊聊?

“三日月……”你躺在他怀里赏着月色,看着夜樱飘落,手里把玩着他头上金色的流苏。“嗯?”他慵懒地揉了揉你的头发,在他眼里你除了那轮弯月你还看到了宠溺和爱。

“我的刀断了……”

“今后我就是你的刀……”

“我会遭遇生老病死……”

“我一直都在……”

“今夜月色真美啊……”

“是吗……我爱你。”

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       End       ♡ ✿ฺ ♡✿ฺ ♡ ✿ฺ ♡

超爱这个明明(看上去)很年轻还自称老爷爷的三日月·哈哈哈·宗近